道家养生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道家养生 


张陵养生思想片论 黄永锋


来源:(《中华文化论坛》2004年第3期)    作者:黄永锋     发布时间:2014-12-18 18:43:29    阅读次数:512


黄永锋

张陵(34-156),东汉时沛国丰(今江苏丰县)人,是中国道教的创始人。据史籍记载,他借医创教,以医弘道,深谙养生之道。本文就张陵养生思想的几个重要方面谈谈个人见解。

《汉天师世家》乃正一道天师之家族世系史,该书所记张陵之生平较详细,兹摘录有关其养生思想之部分:

祖天师讳道陵,字辅汉,沛丰邑人也。……后自浙逾淮,涉河洛入蜀山,得炼形合气之书,辟谷少寐。……游淮,居桐柏太平山,独与弟子王长淮入鄱阳,登东平雩子峰,……炼丹其间。……溯流入云锦山,炼九天神丹,丹成而龙虎见,山因以名。时年六十余,饵之益壮。……暨访西仙源,得命制五岳、檄召万灵及神虎秘文于壁鲁洞。复往嵩山石室,得《三皇内文》、《黄帝九鼎丹书》及《太清丹经》。……闻巴蜀气为灾,当往除之,初居阳平山,感天上授以经之法。……复居葛山,秦中、昌利、隶上、涌泉、真多、北平、稠、渠亭诸山,修九真之法,得出入水火之妙及养神轻身之术。……居蒙泰山,迁渠亭山,至支台山,见绝壑中桃熟,谓弟子曰:“孰能下取。”赵升下取以献天师,……遂以神丹及诸经玄秘授升、长。居漓沅山,为说经台。居鹿堂山,炼九转神丹。居平盖山,合九华大药。……以丹付长、升,分饵于云台峰,与夫人雍氏乘云上升,在人间者一百二十三岁。王长、赵升侍焉,女文姬、文光、贤姬、芳芝皆得道上升。[1]

葛洪《神仙传》乃东晋之作,较明之《汉天师世家》早出,所载张陵养生事迹相对简略:

天师张道陵,字辅汉,沛国丰县人也。本太学书生,博采五经,晚乃叹曰:“此无益于年命。”遂学长生之道,得《黄帝九鼎丹经》,修炼于繁阳山,丹成服之,能坐在立亡,渐渐复少。后于万山室中,得隐书秘文及制命山岳众神之术,行之有验。……闻蜀民素可教化,里多名山,乃将弟子入蜀,于鹤鸣山隐居。既遇老君,遂于隐居之所备药物,依法修炼,三年丹成,来取服铒。谓弟子曰:“神丹已成,若服之。当冲天为真人。然未有大功于世,须为国家除害兴利,以济民庶,然后服丹,即轻举,臣事三境庶无愧焉。”老君寻遣清和玉女,教以吐纳清和之法,修行千日,能内见五藏,外集外神。[2]

虽然《汉天师世家》、《神仙传》中有许多神话色彩较浓的内容,二者所载也有不一致甚至矛盾的地方,但从中我们仍可窥见张陵养生思想的某些端倪。首先,张陵重长生之道。这既有张陵本人喜好养生,力求长寿的需要;更出于弘传道教的考虑。东汉晚期,社会黑暗,民生凋蔽,加之疾疫流行,百姓缺医少药,苦不堪言。张陵看准了这一历史机遇,以高超的医术和道法,为大众解除精神负重和身体疾患,借此创立和发展道教,果然“百姓翕然奉事之以为师,弟子户至数万”。其次,张陵养生的方式呈多样化。据《汉天师世家》、《神仙传》中透露出的信息,服食丹药、导引炼形、吐纳合兰、辟谷少寐、存思养神均为张陵所长。另据饶宗颐先生考证,张陵曾作《黄书》一卷。释法琳云:“寻汉安元年,岁在壬午,道士张陵分别《黄书》:‘男女和合之法,三五七九交接之道,其道真诀,在于丹田’。”[3]可见,《黄书》为房中著作,张陵亦精于房中术,重视房室养生。

祖天师张陵之养生术注意兼收并蓄,但也不是平均用力,其中有两个侧重点,一是重视服食丹药。据陈国符先生考订张陵金丹养生思想主要体现于《黄帝九鼎神丹经》中,此经已佚。今《道藏》洞神部众术类所收《黄帝九鼎神丹经诀》二十卷,其卷一内容与葛洪《抱朴子·金丹》引《黄帝九鼎神丹经》基本相同,可见此《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卷一即《黄帝九鼎神丹经》。那么考察张陵之丹药养生思想就可以从《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卷一入手了,《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卷一之主要思想有四个方面。

第一,重丹药之养生指导思想。《黄帝九鼎神丹经诀》认为矿物烧炼的丹药比呼吸导引、吐故纳新及服草木药有更重大的养生意义。它指出:“草木药埋之即朽,煮之即烂,烧之即焦,不能自生,焉能生人?可以疗病益气,又不免死也。还丹至道之要非凡所闻。”“凡欲长生而不得神丹金液,徒自苦耳,虽呼吸导引、吐故纳新及服草木之药可得延年,不免于死也。服神丹令人神仙度世,与天地相毕,与日月同光,坐见万里,役使鬼神,举家升虚,无翼而飞,乘云驾龙,上下太清,漏刻之间周游八极,不拘江河,不畏百毒。”[4]金石药性质稳定,古人以类比附认为服食丹药即可不死成仙。此论虽于丹药之养生功效有夸张之嫌,但也反映了当时道门中人对长生延命之不懈探索。人们在养生实践中发现草木药等无法使人长生免死,于是将注意力转移到金石药,虽然结果亦不一定如意,但努力之精神可嘉。

第二,炼丹之注意事项。《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开篇首论金石药之非凡作用,紧接着从地点、时间、同道、施祭等四个方面阐述了炼丹应该注意的问题。首先,炼丹地点应当幽静清洁。“欲合神丹,当于深山大泽若穷里旷野无人之处;若于人中作之,必于高墙厚壁令中外不见亦可也。”[5]其次,炼丹时日应当择吉避凶。“欲市其神药,必先斋七日,以子丑日沐浴,以执日市之。当于月德地坐,勿当人争贵贱”,“作药以五月五日大良,次用七月七日。始以甲子、丁巳开除之日为善,甲申、乙巳、乙卯次之。作药忌日:春戊辰、己巳,夏丁巳、戊申、壬辰、己未,秋戊戌、辛亥、庚子、冬戊寅、己未、癸卯、癸酉、及月杀,及支天季、四孟仲季,月收壬午、丙戌、癸亥、辛巳,月建诸朔望皆凶,不可用以起火”。[6]再次,炼丹宜择志同道合者为伴。“结伴不过二、三人耳,先斋七日,沐浴五香,置加精洁,勿经秽污、丧死嫁女之家”,“合神药慎不得与俗间愚人交通,勿令嫉妒多口舌人、不信道者闻知之也”。[7]复次,炼丹之前须施祭。施祭是诚心之表现,心诚则灵,神丹得成。施祭之法如下:“起火时,当于釜边施祭,以好白酒五升、牛羊脯各三斤、黄梁米饭二升、大枣三升、犁一斗、熟鸡子三十枚、鲤鱼三头各重三斤,凡用皆三案,案皆用二杯,烧香再拜,祝曰:‘小兆臣某共诚,惟大道君、老君、太和君哀小兆臣某贪生乐道,令药不飞、不亡,皆使伏火;药已好,善随手变化,黄白悉伏。服药飞仙,朝于紫宫,命长无极得至,直人行酒。’直再拜毕,诸赤果、本橘、柚皆上之,讫然放火如法。”[8]

第三,炼丹前须制作玄黄、六一泥、釜备用,玄黄、六一泥和土釜是炼制九丹必需之“道具”。玄黄是涂土釜的药物,和六一泥混合,用以密封丹鼎。其制法为:“取水银十斤,铅二十斤,纳铁器中,猛其下火,铅与水银吐其精华,华紫色或如黄金色,以铁匙接取,名曰玄黄,一名黄精,一名黄芽,一名黄轻,当纳药于竹筒中,百蒸之,当以雄黄丹砂水和飞之(雄黄丹砂水在三十六水中)。”[9]玄黄的主要成份为四氧化三铅( Pb3O4)和低价氧化铅(PbO,玄色)、氧化汞(HgO,黄色)的混合物。六一泥在外丹合制过程中用于容器的固济和密封,以防渗漏。其制法为:“用矾石、戎盐、卤咸、礜石四物,先烧之二十日。东海左顾牡蛎、赤石脂、滑石凡七物,分等,多少自在,合捣万杵令如粉,于铁器中合里,火之九日九夜,猛其下火,药正赤如火色,可复捣万杵下,绢筛和百日华池为泥。”[10]六一泥实际上就是七种药物合炼成的泥状物。土釜是炼丹时用于盛置药物起火加工的器具。土釜的制作方法,《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卷一没有明说,据《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卷七记载,土釜是用赤土捣筛,蒸之,取薄酒和之为泥,捣令极熟,然后烧制而成。不过,《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卷一对如何用玄黄、六一泥涂抹土釜为炼丹准备好丹鼎有详细记述。其法如下:“以(六一泥)泥赤土釜,土釜令可受八九升,大者一斗。涂之令内外各厚三分,暴之于日中,十日令干燥。乃取胡粉烧之,令如金色,复取前玄黄各等分,和以百日华池,令土釜内外各三分,暴之十日,令大干燥,乃可用飞丹毕矣。”[11]

第四,九种神丹之制法、功效。《黄帝九鼎神丹经》的主体部分是陈述炼制丹华、神符、神丹、还丹、饵丹、炼丹、柔丹、伏丹、寒丹九种丹丸之用药、火侯以及服法、功效。九种丹药因配料、制作不一样,功效也不一样。我们仅举寒丹为例来阐明炼丹的药物分两、合制程序及其功用:

第九丹曰寒丹,法用赤土釜,以六一泥泥其内外,令各厚三分,干之如治丹华法。取帝男、帝女、曾青、矾石、磁石各一斤,异捣之如粉,先以玄黄苴以六一釜,如丹华法,乃内流珠一斤于釜中,次之帝男加流珠上,次以帝女,次以曾青,次以矾石,次以磁石,磁石最上,以一釜合之,以六一泥涂其会际,令厚三分,复以土龙矢、黄土各半斤令为泥。一云以牡蛎、赤石脂涂其上,厚三分;又以土龙矢涂,厚三分。暴之十日令干,乃微火,先文后武九日夜,寒一日,发之,以羽扫取着上者,和以龙膏、黄犬胆,丸如小豆许,平旦以井华水,向日再拜,吞一丸,令人身轻,百日百病除愈,玉女来侍,司命消除死籍,名著仙,飞行上下,出入无间,不可拘制,坐在立亡,轻举乘云,升于天矣。[12]

从上述引文看,寒丹(其他丹药类似)之制作服用过程大致为:以所炼之药物加入土釜,用六一泥和玄黄等密封之,然后火之,先用文火,再用武火,炼至一定时日,冷却开釜,此时药皆升华附着在釜壁上,以羽扫取,丸之成丹,服之即可长生成仙。

张陵所得之《黄帝九鼎神丹经》是研究汉代炼丹术的重要史料,该经所载对中国古化学及中药学均意义重大。祖天师藉此经炼丹延生治世,从者影集,这是他养生术的一个重要方面;祖天师养生思想的另一重要内容是精鬼致病、请神治病,影响也很大。前者与当时的科学知识,特别是医药学知识有密切的联系,后者亦是和当时科学发展的一般水平相适应的。

张道陵之精鬼致病、召请天官治病的思想集中反映在《正一法文经章官品》中。饶宗颐、陈国符两先生考证张道陵传授过《正一法文经章官品》。饶先生引《释老志》、《登真隐诀》、《道门定制》等古籍,认为:张陵因传《天官章本》千有二百,此《天官章本》为制治病之法。[13]陈先生则进一步认定:“千二百官系章本所请天官”,“是《正一法文经章官品》所载,即系千二百官。”[14]这就是说张陵所传之《天官章本》正是今《道藏》正一部所收之的《正一法文经章官品》,考察该经即可发掘张陵养生思想之重要一面。

《正一法文经章官品》全经四卷,按所请天官主治某种疾病灾害分类。经文指出:凡一切疾病灾害,皆因精鬼作祟,或恶人作怪,而各种灾患均有天官主治之。如果世人患病遭灾,即应上章召请相应之天官收鬼降妖,治病度厄。我们来看看几个条目:

寿命度厄

南上君官将一百二十人,治仓果室,开天门,益人寿命,病者得愈,殃祸者消灭之;寿命君官将一百二十人,治安昌室,主为天下万民致寿命延,此度厄不衷;南昌君官将一百二十人,治列库室,历犯周旋八纪之中,脱下死籍,还著本命,消灭三虫,伏长生不老,八十岁更为十五童;明堂绎室君官将一百二十人,治城宫室,主祭酒心伤万端,还寿延年,管度世神仙,逆人不行;天公君一人卫,即三万九千人刑生,可以此世过厄千岁;解厄君官将一百二十人,主为解除年命之上刑,厄女自、星妒、鬼精、鬼崇杀害过,度衰厄。[15]

收先祖病子孙

无上方巷君兵士十万人,主收却先祖五墓之鬼,未病子孙者分别生死之气,断绝耗害,主之;无上方官君兵士十万人,主收先祖病子孙语者,主收断之。[16]

治齿颊喉痛

元计君左右二十四人,主治男女齿,今差;元和君官将一百二十人,主治男女口齿颊肿、口中生恶疮,主治之;百吉君官将一百二十人,治项安君,主治之(“之”疑为衍字)齿疮、敕咽、中癃,治之;九焦君五人官将一百二十人,治九节宫,主治男女口齿敕咽中痛,今差;天九候君官将一百二十人,主治男子咽喉肿痛,舌强气结,主之;地人节君官将一百二十人,主治女子咽喉肿痛、舌强气结,主之。[17]

《正一法文经章官品》四卷共七十七条,其中类似上述直接以治病为指向的还有:录魂长生、玉女医疾、治风毒癞疾、收死人耗害、五瘟伤寒、收颠(癫)病、收目病、诸毒立差、主收耳聋、主收齿颊头痛、治蛇腹五毒、治肿痈鼠漏、治风痹痿、治久病淋露、治疟疾、治男女百病、治呕逆咳嗽、治产生胎妊、治杂病、治众疾、治瘖痖等二十一条,共二十四条。另有大量间接与治病有关的,如收土公、军兵将怪、县官口舌等。这么多的条目与治疾有关,说明该经对人类生命健康的关注,并针对疾患提出宗教家的解决方案。值得注意的是,《正一法文经章品》对各种疾病作了详细的分类,还根据疾病之轻重缓急召请不同级别的天官统率数量不等的兵士对症主治,蕴涵辩证论治的思想,这反映了汉末道教对当时医学知识的积极融摄。

道教是求长生的宗教,道门中人通过不懈的践行探索长寿延命的理法,从上述我们对张陵养生思想的分析总结中就可以看出,医学知识、养生方术是道教创教的思想活源之一,道教创教伊始就向世人昭示自己长生之追求;道教又有兼容并包之特点,体现在养生方面就是诸术兼修,不过道教养生的思路亦有时代性和道派性,比如早期道教养生重外炼服食,天师道养生重法术符箓,这一点在祖天师身上体现得很明显。

注释:

[1] 《道藏》第34[Z],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年出版(下引同),820821

[2]葛洪:《神仙传》卷4[M],湖南艺文书局清光绪二十年刊本。

[3]《广明弘集》卷30

[4]《道藏》第18[Z]795

[5]《道藏》第18[Z]795

[6]《道藏》第18[Z]795

[7]《道藏》第18[Z]795

[8]《道藏》第18[Z]795

[9]《道藏》第18[Z]795

[10]《道藏》第18[Z]795796

[11]《道藏》第18[Z]796

[12]《道藏》第18[Z]799

[13]饶宗颐:《老子想尔注校证》[M],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11月版,93

[14]陈国符:《中国外丹黄白法经诀出世朝代考》[M],见《道藏源流续考》,台湾明文书局股份有限公司19833月初版,360

[15]《道藏》第28[Z]538

[16]《道藏》第28[Z]539

[17]《道藏》第28[Z]544

(《中华文化论坛》2004年第3期)



 
新闻推荐
中外专家视频研讨“藏文化传承
良渚古城遗址:“中华第一城”
我国的宗教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昆山天德宫李镇明总干事一行参
团结合作是抗击疫情最有力的武
台湾佛教的创新与特色
中西文明的“合”与“分”
让文化遗产与生活相遇
《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总书记
战“疫”行动,需要平等之光照
王作安:涵养我国宗教的中国文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治国理
人民网:安徽涡阳举办“拜祖大
青岛崂山太清宫考察2017年
陕西省副省长魏增军一行赴陕西
 
Copyright © 2014 by www.zhongdao.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54068号-2